xiaobibi

xiaobibi结婚前,该不该向他坦白那次背叛`初恋成为老公,让多少人羡慕   我和建华从出生就认识了,因为我们的母亲是闺蜜。可能因为自小就认识,我们俩熟悉得好像是兄妹。他只比我大一岁。读书的时候,妈妈一直让我以建华为榜样,因为他在学习方面总能名列前茅。我高三那年,其实成绩不差,妈妈还是让已经读大一的建华来帮我补习,希望我能更上一层楼。不负众望,我考进了建华就读的名牌大学。   我们在同一所大学,自然而然每天见面,一起吃饭,一起晚自习。我的同学都认定,他是我男朋友。起初,我还解释说不是,可渐渐地我也不再解释了。因为他的存在,没有别的男生接近我。我都记不清从哪天起,我们谈恋爱了。只记得有一天,他拉起我的手,我没有拒绝。他拉着我手的那刻,我觉得很安心,我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,我也习惯了生活里的每一天都有他。   我们的父母自然也乐见我们在一起,两家人本来就关系好,我妈甚至说将来不用担心婆媳矛盾,亲家之间也能相处融洽了。  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身边的同学、朋友都羡慕我,生命中能有这样一个人从小守在我的身旁。我一直觉得,他不仅仅是我的初恋,还是唯一,我终有一天会嫁给他。   我升大三那年暑假,他准备升大四了。那时也刚好是我20岁生日。我和他相约去海岛旅游,同行的还有他的几个同学。他的同学都是带女朋友一起去的。这是我第一次不跟爸妈一起出门,因为是跟他一起去,我爸妈没有反对。妈妈只是一再关照我,出门注意身体,安全第一。我能明白妈妈的言下之意。妈妈早就默认建华是她的未来女婿了,所以没再多说什么。   很自然的,我们在海岛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,这也是我的第一次。我毫无经验,看得出他也是强装镇定。我好想说:学霸也有不懂的事呀……在懵懂与摸索中,我们把自己交给了对方。从那以后,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更进了一步,他在我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,终于恋人多过了兄长。   有了这层亲密关系后,我愈加认定了,非他不嫁。转眼一年过去了,他即将大学毕业,他说他想出国留学。想到要跟他分隔重洋,我心里就万般不舍。其实我也不清楚,究竟是舍不得多,还是不习惯更多。从小到大,我没有跟他分开过,一个月两个月,甚至是一年不见他,日子会变成什么样?   我迟疑着问他,能不能等我一年,等我毕业了,跟他一起去留学。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是自私的,但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说了出来。他沉默了,我看得出他很为难。我连忙说:“我只是随便说说的。”他拉着我的手说:“不是我不愿意,这个奖学金很难才得到的,我不想错过。我们还年轻,以后多的是时间在一起。最多一年,明年你就可以过来继续跟我一起读书,像过去一样。”我眼眶含泪,但还是勉强挤出了笑容,我点头答应了。 我有了一夜情   本来我以为事情就这样了,我慢慢说服自己去接受将要跟他分开一年。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双方父母忽然提出,让我们先结婚,然后再让他出国。这是建华的妈妈先提出的,我爸妈自然响应。父母的想法可以理解,他们是想让建华对我负责,让他作出承诺,让我和我的爸妈放心。我起初觉得很突然,我是早就想好将来要嫁给建华的,但我没想过那么早,何况我还没大学毕业。看到双方父母都很坚持,我没有说不。这就是我的性格吧,容易顺从,只要不是坏到不能接受,我都会妥协。当我妈跟我说这件事后,我又花了一整夜时间,慢慢说服自己,这是早晚的事,不过是提前了几年,也没什么坏处……   当我刚刚说服自己,接受这个决定的时候,建华却说他不答应。我懵了。他是不答应这么早结婚,还是不答应跟我结婚呢?他马上就要远渡重洋,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表明心迹吗?他为什么会拒绝?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   他的理由是,我和他都还年轻,不应该这么早被婚姻束缚。感情也不是靠一纸婚姻可以约束的。如果要变心,婚姻根本保障不了什么;如果我们的感情够坚固,那么等学成归来再结婚也不迟。他说他不想做可能会让我或他将来后悔的事。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如果站在第三者角度,我完全认同。可是这一刻,我是当事人。我成了被他拒绝的那个人,不管他有多么合理、理性的理由,总之他是拒绝跟我结婚。我不免伤心,而且是很伤心。我觉得他是逃避责任,他未必真的想跟我在一起。等他去了国外,很可能就把我忘了……悲观的情绪似乎蔓延得特别快。我越想越悲哀。   那段时间,建华在忙出国的事情,已经不住校了。而我还住在学校里,准备考试。我不想把这些事告诉我的室友,我一直是她们羡慕的对象,我不想让她们知道,建华不要我了。傍晚,我独自在读书馆里找了个僻静的角落,拿着本书。其实,我什么也看不进去。想着想着,眼泪就止不住流下,我用书遮着脸,就这么安静地哭着。忽然有个人坐在了我对面。我赶紧擦干眼泪,起身准备走。那人突然叫了我名字。我一看,居然是建华的同学达。他家在外地,所以这段时间,他依旧住在学校里。   我和达并不陌生,那次去海岛,他也一起去了,和他的女朋友。他女朋友也是他一个班的同学,老家在北方。我们大家经常一起玩。“是因为建华要出国吗?”达开门见山。我点点头,因为是建华的朋友,不是我自己的朋友,我反而愿意吐露心声。   达安慰我,建华不会辜负我,他说的也有道理。那一小段时间,我跟达接触多了。几乎每天我们都会在学校见面,一起吃饭、聊天。我这才知道,达跟他女朋友分手了。因为他跟建华一样要出国,而女朋友坚持回老家。这一别就是几年,他女朋友提出了分手。他改变不了现实,无奈只有接受。他虽然没多说什么,但我从他的眼神看得出他很伤心、落寞。   我和建华还在冷战中。应该说是我没有理他,他打过电话给我,我没有接。他也没有到学校里来找我,只是发消息说:日久见人心,相信我们的感情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   这天,达发消息说他生日,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学校门口的饭店喝一杯。我说好。我没想到,这天会对我未来的生活造成这么大的影响,早知如此,我一定不会去。我和达以前也一起喝过酒,那时大伙儿在一起玩得很尽兴。这次就我们俩。他的室友都回家住了,包括建华。   虽然喝的只是啤酒,但你一杯我一杯,我说着建华,他说他的女友,或许是伤心的酒更容易让人醉吧,我们都渐渐有了醉意。我只记得,后来他说,第一次见我是在迎接新生时,他看到建华在帮我拿行李。他说,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我,但后来知道建华和我的关系,他就放弃了。再后来,他也有了女友。他说,如果当时,他和建华竞争不知道会怎样。我没有回答,因为我给不了答案,即使我没醉,即使我还清醒,我也给不了答案。我只是有种快感,建华不珍惜我,还是有人在乎我的。那天,或许是出于对建华的报复,或许是在酒精的麻醉下,我没有回寝室,而是和达去了隔壁的酒店。第二天醒来时,我只觉得头痛欲裂。我当时就后悔了,可是能怪谁呢?没有人逼我,模糊的记忆告诉我,我是自愿的。我只说了句:“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。” 结婚前,我该不该坦白   之后,达果然没再联系我。他在出国上飞机前,给我发了条消息:“那晚会是我和你永远的秘密。祝你幸福。”我没有回复,我甚至删除了他的电话号码。我真的想把这个人从我的生命中抹去。可是真能抹去吗?有些记忆永远无法抹去。   我和建华的冷战终究还是结束了。在分别一年后,我和建华在美国相聚了。我也开始了我的留学生涯。我们住在一起,除了每天是去学校,而不是工作,其他就跟普通夫妻没有两样。我没有再逼建华跟我结婚,因为我心里有愧,因为那次一夜情。   不知道多少次,我想向建华坦白,不然我总觉得亏欠他。可是,我又害怕他知道以后的反应,即使建华再理性,我想他也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。一个是女朋友,一个是好朋友……   终于,我们都结束了学业,也在美国工作了一段日子。建华在事业上有了非常好的开端。建华向我求婚了,说打算回国办婚礼。以后,等我们父母亲都退休了,就把他们都接到美国来,大家住在一起。我也期冀这样美好的未来,可我心里的那块阴影还在那里,虽然是很小一块,却依旧遮住了阳光……   越是临近结婚的日子,我越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建华。这个男人很快就是我的丈夫了,作为夫妻需以诚相待,这个观念一直以来是我对婚姻的理解。可是多年来藏在我心里的这个秘密,如鲠在喉。我想一鼓作气把它拔出来,以求解脱,不管是不是会弄伤喉咙;我也想用力把它咽下肚子,不管是不是会造成内伤。我到底该不该把那一次背叛告诉建华,告诉他我有多后悔,告诉他我选择坦白是为了将来能幸福地跟他生活下去。如果不坦白,我说不定会永远不能坦然接受眼前的所有幸福……   编后语:一失足成千古恨,是不是你现在的感受呢?你的确是做错了,但改错和弥补的方式不仅仅是坦白。坦白对你而言也许是解脱,但对你的爱人来说,也许就是再一次的伤害。或许,这份内心的煎熬就是对你那次错误的惩罚。决定权在你一念之间,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并料想一下这最坏的结果是否是你能承受的。